当前位置:首页 >> IT

我欲成魔之九重妖塔第三十章神僧还是妖僧4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我欲成魔之九重妖塔 第三十章 神僧还是妖僧(4)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这些刀头舔血的山匪,从落草为寇的那一天起,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做山匪的没几个会有好下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接受妻儿父母命丧黄泉。

绿道有绿道的规矩,一人做事一人当,祸不及妻儿父母,想要报仇尽管可以杀死他们,但为何要对他们的家人动手?

即使一向以律法严苛的大周朝,除了谋逆罪外,亦轻易不会诛人九族。山匪的家人,多是发配边疆,虽下场凄惨,但好歹能保住一条命。

可地绝神僧的做法,触碰了这些山匪的底线。他们没有能力找地绝神僧报仇,甚至连仇恨地绝神僧的勇气都没有。因为高高在上的神僧,不是他们能够触碰的。

但他们可以去痛恨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如果白雪岩没有杀死地绝神僧俗世的女儿,如果白雪岩能听从王屠的劝告,斩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那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仇恨就像一粒种子,稍经灌溉即能成长为参天大树。而这一切,白雪岩并不知道。他已经陷入到了武学的沉思当中,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柳絮要有风,才能做到随风摇摆。若没有风,那它就是一根死物。

地绝神僧的身法,并非无懈可击,无法可破。倘若他的掌劲能含而不发,那就能做到出掌时无声无息,令敌人全然没有防备。直至触碰敌人的身体,掌劲才突然迸发,一举将敌人击毙。

原理其实并不复杂,但想要做到却没那么容易。尤其以白雪岩的天分,更是难上加难。他以往学会的武功,说白了是吞天塔在学,而非他。但这一次,吞天塔帮不了他,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不过,天才分为两种。一种是先天型,一出生就惊才绝艳,锋芒毕露。另一种则是后天型,他们虽然没有过人的天资,但往往拥有一颗坚定无比的心,和永不妥协的顽强意志力。

先天型人才固然可贵,但后天型人才却更加可怕。因为天分有尽时,意志无极限。当然,这只是正道对于天才的划分方式,魔道则比较极端。魔道认为死了的就不是天才,只有活下来的人,才配称之为天才。

毫无疑问,白雪岩就属于后天型的天才。当离开了吞天塔的帮助,他那固执倔强的性格,就是他全部的骄傲。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白雪岩修炼的浑然忘我,完全忘记了时间。三天的时间一晃即逝,他宛如一尊雕像,站在院中三天都未动分毫。

倘若他能将七十二式三阴绝尸手化为一式,看似无声无息平淡无奇的一掌,却暗含七十二种变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每一重劲道都高于前一重,每一重劲道又都会和前面的劲道相叠加。那敌人就要源源不断的承受七十二次攻击,而且一次比一次凶狠。

倘若这想法真能实现,那即使大罗金仙,遂不及防下,恐怕也要吃个大亏。

但化简为繁易,化繁为简难。白雪岩虽然找到了自己的武学方向,想要实现却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事。

而且这个时候,其实并不适宜修炼武学。他是一寨之主,在黑虎寨遭受大难的时候,理应主动站出来承揽大局。这是他的,亦是他的一种态度。

若是不然,那人只会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不管白雪岩心里有多在乎寨子里人的生死。别人看不到,也就不知道。大部分误会的起因,其实都源于沟通。

“凭什么不让我们说,我们的家人都死光了,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就是个灾星,若不是他,我们的家人还活得好好,银子再多又有什么用…”

“我们的家人都死光了,他却还有心情练功?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们的生死,杀了他…”

“对,杀了这个灾星,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小孩子不成…”

“说的没错,我们先去杀了和这灾星一起来的丫头,让他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愤怒的嘈杂声,将白雪岩从武学的沉思中,拉回到了现实。他的心一点点跌入冰窟,变得冰冷无比。他不明白,人明明是地绝神僧杀的,为什么寨子里的人,会把过错都怪罪到他头上。

但他又隐隐觉得,这件事的起源,似乎还真在他身上。如果他没有上黑虎寨,如果他能听从王屠的劝告,那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难道他真的是个灾星?

白雪岩叹了口气,仿佛叹息间老了十几岁。人生的成长,总是伴随着一次次的风雨。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为什么不幸总是伴随着他。可该来的总要来,躲是躲不掉的。他推开房门,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我就站在这里,谁要杀我,尽管来。但不要伤害我的朋友,否则我担保他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死一般的寂静,愤怒的人群,瞬间变得安静下来。他们在白雪岩背后的时候,可以任意表达自己的想法。可当白雪岩真的出现,他们又会想起,这可是杀人如麻、凶焰滔天的小恶魔。绝地神僧不好杀,难道这小恶魔就好惹了?

“寨主,你别生气,寨子里的人都没念过书,不明事理,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王屠结结巴巴,夹在中间颇感为难。他我知道在这条路上坚持是多么的不容易不止一次的告诉寨子里的人,白雪岩在,他们尚有一线生机。白雪岩要是死了,那他们全都要死。可寨子里的人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压根听不进他的话。

“屠哥,你不用再说了,我们只认你这一创业也是个寨主。他算什么寨主,我们今天既然敢来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让他杀了,反正我那婆娘和孩子都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民意难违,愤怒的牛群一旦发狂,那老虎都要落荒而逃。倘若柳清风在此,或许还能以太行山绿道盟总盟主的身份,帮白雪岩一把。可不知为何,柳清风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早早就离开了黑虎寨,不愿趟这趟浑水。事到如今,白雪岩已别无选择,只能靠自己。

“人是地绝神僧杀的,我也很难过。我本想和地绝神僧拼命,奈何暂时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事情确实是因我而起,你们想要报仇,那放马过来吧,我无话可说。”

白雪岩闭上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不在乎杀人,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此时此刻,他却宁可等死。因为不管他的双手沾满多少鲜血,他的心始终都没变过。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不过,许多时候并不是你想死就能死,人生的乐趣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小施主,为何要败坏贫僧的名声?”

一声佛号突然从远方传来,震得人气血一阵翻涌。地绝神僧人未至,声先到。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即从天而降,漂浮在半空中。

“好你个老贼秃,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正想找你呢。你滥杀无辜,杀害了黑虎寨男女老幼一百多口人,我要拿你的人头祭奠黑虎寨死去的人。”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白雪岩双眸,瞬间变得血红一片,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阿弥陀佛,这位小施主说贫僧杀害了黑虎寨一百多口人,可有证据?”

“这…”白雪岩无言以对,他又不是捕快,哪来什么证据?可人不能无耻到这地步,难道说先前在密林中的不是地绝神僧本人,而是有人乔装打扮,恶意冒充?

北京白癜风权威医院
永州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碧凯保妇康栓生肌
相关阅读
幸福快乐今年海南交通重点项目11个定海大桥工程已依依不舍
· 战神诀第八十一章贺紫然节能

战神诀 第八十一章 贺紫然“你是个人才,很会做人,也很会做事。”贺青山走到主座上坐了下来,捧起一盏茶开始慢慢地喝了起来。“贺家主有什么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