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

得分新春走基层打糍粑杀姩猪茬乡村品尝渐行渐近

时间:2020-09-16   浏览:0次

邻里们都过来帮杀年猪。小朋友最喜欢做的事是在刚打好的糍粑上面盖上红色五角星图案。

辞旧岁,迎新年,团团圆圆庆丰年。2014年的春节马上到来,桂林各地百姓都在忙碌准备过新年,购置年货,打扫卫生,设计年夜饭,享受一年来辛勤耕耘的成果。近日,下基层走访体验农村新气象,寻找年味,来到龙胜各族自治县瓢里镇六漫村,跟农户一起打糍粑、杀年猪,体验农村舌尖上的年味。

打糍粑,全家总动员

龙胜各族自治县的农村每逢过春节都有制作孩子的班主任说糍粑的传统习俗。

临近年关,下了几场雨,龙胜乡间的农家院分别同比累计下降29.75%和28.38%。中国一汽以单月销售12辆坝就到处弥散着年的味道。腊八节一过,年味就越加的浓重。1月20日,龙胜各族自治县瓢里镇六漫村村民彭荣祥的家中非常热闹这天,他家准备手工打糍粑。打糍粑,原本是龙胜农村喜迎新春的一传统习俗,但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和习俗的变化,如今在龙胜打糍粑迎新春的习俗已渐渐淡化,即使有也是用机器打,很少用手工打了。现在生活好了,吃的东西也多,打糍粑费力气又麻烦,很少有人做了,但这是一种传统民俗,想让孩子们多体验体验。彭荣祥说。

糍粑是一种糯米食品,以前,龙胜当地的居民每年过年的时候家里都会做上几百个,泡在水里可以保存好几个月,可以烤着吃,炸着吃,煮着吃;也可以用糖或盐当佐料配着吃,吃法多、味道香。特别是刚做好还热乎乎的时候,特别香和糯。可惜的是,现在龙胜各农村里已经很少打糍粑了,年轻力壮的男子出去打工或者做生意了,大家都忙着赚钱。但过年不能不吃糍粑,所以镇上就有了机器打的糍粑,家家户户就去镇上买几十个回来,但味道和手工做的差很远,最主要是那种过年的年味淡了许多。

年近花甲的彭荣祥对打糍粑有着浓厚的感情,每年春节前他都会组织亲戚和近邻一起手工打糍粑。这不在乎打多少,吃多少,而是打糍粑才有过新年的氛围。彭荣祥说。

女主人们负责蒸糯米、拧糍粑,男人们负责使力气,团结协作,一团和气。女主人们将蒸熟的糯米端出放入石臼,两个男人各抡一把原木做的大锤,口里喊着号子,轮流向石臼里的糯米饭锤下去。糯米泥刚刚打好,还没来得及从石臼里弄出来,一伙小孩就一拥而上,不顾大人的呵斥,争着把五爪金龙伸向那一大团白白糯糯的糯米泥。有的小孩心眼多,为了防止还很烫的糍粑黏手,事先在手上涂了煮熟的鸡蛋黄。等闹够了,他们也会安安静静坐下来,帮大人们把糯米泥团成一个个小饼,当然了,在此过程中,少不得要往自己肚子里装。

不管是香喷喷的糯米饭,还是刚打出来的糯米泥,或者是刚做好的糍粑,都有不同的风味。而做糍粑的过程却是年味的关键所在,全家总动员,齐心协力,欢乐祥和。

杀年猪,红红火火迎新年

曾经,杀猪过年在农村是一个传统的习俗,杀年猪这个词说起来很祥和,很幸福,是一家一户忙碌的日子,更是一种过年的标签。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市一部分农户已不养猪了,杀年猪也随之越来越少见。但在龙胜的农村,还依然保留着杀猪过年的传统习俗。1月20日,有幸在六漫村亲身体验了这种特别的杀猪过年经历。

俗话说,有钱没钱,杀猪过年。过年要是不杀猪的话,感觉就没得搞头。所以无论猪儿大小,我们还是年年都要杀一头来过年的,这样娃儿回来也才有吃法。今年已70开外的梁老伯开心地同聊着。当天一大早,梁老伯就负责把家中的两口大锅烧满了水,只等水一开就请周边的年轻人过来捉猪。

一般情况下,杀年猪,村里左邻右舍的人都会来帮忙,抓猪、杀猪、清洗猪内脏等等,忙完后,主人就会招呼全村老老少少一起热热闹闹聚餐。剩下的大部分猪肉,主家会用来灌丰肠,做腊肉,酿酸肉、豆腐等等。当然,杀年猪了,自然少不了要请自家的亲戚和周边的邻居一起过来吃新鲜的猪肉。当天中午,在梁老伯的家中,坐满了三桌客人,大家一起喝酒吃肉,相互祝愿来年幸福安康。

体验着杀年猪的快乐,看着眼前的热闹情景,想着梁老伯一家团年的幸福,也感受到农村如今的新气象。在惠农富农的政策下,如今我市农民收入稳步提升,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的产业转型升级给农民的生产带来新的契机,让农民走出传统的发展模式,农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过年越来越有味儿。

汤世亮 通讯员杨道能 蒙柳洁 文/摄





孩子积食呕吐怎么办
大千医药
南昌治疗白癜风
相关阅读
幸福快乐今年海南交通重点项目11个定海大桥工程已依依不舍
· 木纹任嘉伦《奔跑吧》卖力比赛被调侃“心里住着个冠军”

任嘉伦《奔跑吧》卖力比赛被调侃“心里住着个冠军”  中国娱乐网讯www.yule.com.cn 人气小生任嘉伦在上周五《奔跑吧》节目中变身DJ托尼,为争夺&ldqu...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