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木纹圣印至尊第八百二十八章再见苏牧

时间:2020-09-29   浏览:0次

圣印至尊 第八百二十八章 再见苏牧!

将眼前的五阶巨齿虎斩杀,收拾好其尸体后,梦风二人便是继续在这茂密的森林间前行。然而并未走多远,不远处传来的一阵战斗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对视了眼,两人便是闻声走上前。

在距离梦风二人前方数百米的一个空阔林地上,此刻正有着十几人,围成一圈,脸上都是带着趣味的看着在他们包围圈就是数据积累源的中央,那正战斗着的两道身影。时不时,还会发出叫好声。

这战斗的两道身影,皆是拥有着皇印级中层的实力。

但是双方的战斗,却明显是其中一道身影占据着绝对的优势。那是一名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光头青年,年龄看起来已经有三十了,但能够参与到百城大比来,那此人的年龄肯定要比外表的年轻一些。

没有三十岁,但估摸着也差不多了。

而这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明显与周围围观的十几人乃是一伙的。

这从他每一次施展出强力招式,周围十几人都会叫好。而另外一道身影施展出强力招式,周围之人却是一片嘘声便能看出。

“喝。”

这时,只听这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忽然一声暴喝,他的身周猛地爆发出一股恐怖印之气能量,手中那一口斩、马、刀猛地斩出了一道凶猛的刀芒。

与之对战的那名青年壮汉,见到这一幕,面色陡然大变。抬起手中长枪用来抵御刀芒。可奈何这道刀芒威势太过凶猛,直接便是将他斩得个人仰马翻,从右胸一直延伸到肚脐的位置,被斩出了一道硕大的血痕。

嘴中溢着鲜血,青年壮汉想要从地上爬起,可是这一动身,他身上的巨大伤口顿时被牵动,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倒吸了一阵的凉气。

“砰!”

忍着这般剧痛,想要继续爬起,可也就在这时,那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一个闪身猛地来到他的身前,只见刀疤光头青年猛地抬起那穿着华金黑色长靴的左脚,一脚直直的便是踏在了青年壮汉右胸口伤痕之下。

“噗。”

本就已经受了重创的青年壮汉,哪能承受得了这直直踏在伤口上的一脚?直直的便是仰头狂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身子也是被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一脚踩在了地上,难以动弹。

“小子,你很嚣张啊!竟然敢杀我刀疤杨的手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脚下微微一用力,那张刀疤的脸上,满是狰笑的道。

“唔。”

本就受伤的右胸口,遭到刀疤光头青年用力的踩压,顿时让这青年壮汉脸上涌现起一抹涨红,嘴角一鼓,一股热血也是从嘴角四涌而出。听着耳旁刀疤光头青年的话,这青年壮汉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是满脸不屑的道:“那是他想动我妹妹,自找的。”

“我去你的!”

闻言,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明显瞬间被激怒了,愤怒的直接甩出左脚,狠狠的踢在了青年壮汉仰头的下颚上。

一阵清脆的骨裂声响起,青年壮汉整个人顿时直接被撞飞了出去。仰着头,直直的撞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顿时被砸了个头破血流。

“死到临头,还敢在老子面前嚣张。当真是不知死活。”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吐了口唾沫,目光狠厉的看着不远处头破血流,瘫倒在树前,头上不停流着血的青年壮汉,冷冷道:“既然你如此想死,老子就送你一程!”

说罢,这刀疤光头青年便是握着斩、马、刀,向着青年壮汉直掠而去。

看这架势,明显是想一刀了结青年壮汉的性命。

“嗖!”

然而,就在这时,周旁的丛林之间,却是忽然闪掠出了一道身影,直直的挡在了那青年壮汉身前,并且握着一把锋锐的钢刀,将直掠而来的刀疤光头青年,一刀给硬生生的斩得倒飞而出。在半空中一个翻滚,才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脚下一阵踉跄,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吓到了周围之人,而脸上有刀疤的光头青年,则是眼中泛着凝重的看着这忽然出现的身影。

这道身影是一名少年,年龄大约也就二十左右。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衬衣,看起来很是平凡。但从他那一对深邃的眼眸,以及浑身上下偶尔间散发出的气息,却是让刀疤光头青年以及他周旁的十几人,脸上都是不敢露出丝毫轻视之色。

而这少年,可不正是那之前在数百米外,听到战斗声好奇赶过来的梦风吗?

因为只是对战斗声的好奇,所以一开始梦风和方乐贤走来的速度很慢。只是静静的听着战斗的声音。

一开始,只是一阵打斗声,很快二人便是听到一声暴喝,然后便是明显感觉到前方的天地灵气剧烈的波动起来,明显是有人施展了威势不俗的招式。再之后,两人便是听到了吐血和对话的声音。

这刀疤青年壮汉的率先出声,梦风听了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另外一道声音的响起,却是让他的脸色陡然的变了,然后想也没想,便是施展起紫宵逍遥步,以最快的速度掠来了这里。

随后,便是之前的一幕了。

“梦兄,你怎么突加快速度啊?”这时,那之后的方乐贤也是到了这里,看到梦风,便是忍不住问道。

但是梦风闻言,却是根本没有回应的他,而是转过身,从空间戒指拿出两颗丹药,蹲了下来对着那脸上虽泛着血水,但依旧能够看清其相貌的青年壮汉道:“苏牧大哥,快将这两颗丹药服下。”

“嗯?你……你是梦风妹夫?”

青年壮汉,或者说,苏牧闻言,明显愣了愣,勉强的仰起头看向梦风,语气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青年壮汉,赫然是苏沐清的大哥,苏牧。

“是我,苏牧大哥是我。你先别说话了,赶紧将这两颗丹药服下吧!”梦风说着,连忙便是将丹药递到苏牧的嘴边,让其服下。

“在下元刀帮少帮主,杨刀疤。不知两位是?”

就在梦风将丹药给苏牧服下之时,那不远处脸上有着刀疤的光头青年,这时也是出声了。

“哦?你是元刀帮少帮主,杨刀疤?”对于刀疤光头青年,方乐贤明显有所耳闻,听得后不由有些诧异的出声道。

“正是在下,不知两位是?”

似乎是因为梦风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让这杨刀疤,也就是这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光头青年很是忌惮,所以此刻说话的语气,与之之前他对苏牧而言,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要多客气,有多客气。

本以为听得自己的名号,梦风与方乐贤都会立马出声与自己客套一番的杨刀疤,在等了半分钟,却是始终没有听到梦风和方乐贤的半点回应。

这让他不由一愣,抬起头看向梦风二人,只见此刻的二人,赫然都是背对着他,正对着苏牧嘘寒问暖。

这种无视的态度,无疑让脾气本就火爆的杨刀疤,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正欲开口再说些什么,然而与此同时,梦风却是忽然转过了身子。

“是你伤了他?”梦风语气十分平静的说道。

但是认识他的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此刻隐藏在他语气中,那滔天的怒意。

“嗯?怎么,阁下是与这家伙有所私交……”杨刀疤没有听出隐匿在梦风语气下的滔天怒意,但从后者的态度上,却是能看出一些东西。手举着一个牌子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是被梦风打断道:“我只问,是你不是?”

话被打断,无疑让杨刀疤的脸色不由越发的阴沉下来,听得梦风这带着不容置疑态度的话语,更是让他心下恼火之至,语气也是没有了先前那般客气:“是又如何?”

“嗖!”

然而,就在他声音落下的同一时间,梦风的身形,猛地动了。

“疾闪破!”

淡淡的一道喝声落下,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道如同鬼魅闪电,快到不可思议的身影,顷刻间就来到了他的身前。在他与周围十几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梦风的一拳,已是直直的轰击在他的胸口之上。

“噗……砰!”

伴随着炸响的引爆声,一口鲜血也是自杨刀疤口中狂喷而出,他的身体也是随之倒飞而出,一连撞蹋了好几颗小树,身形才落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混蛋,上……给我上。将这小杂碎给我宰了!!!”

趴在地上,胸口剧烈的疼痛,简直让从小到大,根本没有受过什么伤的杨刀疤,愤怒到了极点。抬着头,眼中仿若能喷出火一般的死盯着梦风,口中也是如同猛兽一般,怒吼的对着那周旁十几人下令道。

周围十几人,明显是这杨刀疤的手下。听得他的命令,便是纷纷拿出了武器,向着梦风围攻而来。

能够参与百城大比,这十几人都能算得上是年轻才俊。个个实力不凡,最弱的,也有半步皇印级的实力,最强的,更是有着三名达到皇印级中层的强者。

一齐向着梦风发动攻击,所造成的架势,着实凶猛!

……

本书来源:..


学习中国抗疫成功经验!印尼国会将藿香正气液用于新冠医学观察期患者
苏州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鼻部整容
相关阅读
火箭冠军名宿称饼皇不配拿顶薪还拿自己举例
· 隐隐的牙疼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节能

隐隐的牙疼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再没有了丝毫的睡意。可能是药物的作用,胃里有点绞痛,悄悄的起身,去厨房吃了块点心,喝了袋牛奶。夜深了,万籁...

友情链接